餐饮百科

火锅加盟_关于火锅你有哪些小故事?_三江舵手加盟

2019-12-25 15:28:24 zeng 4

我朋友圈跟我近的哥们都知道我爱吃火锅,兄弟姐妹家人团聚啥的,大家坐在一起,在一浪一浪白色的水汽中推杯换盏,好不热闹。

对火锅情有独钟还是因为它的气氛,暖心,也更能衬托相思和伤心。

1.小时候我爹我妈都忙着上班,没功夫搭理我,我家老人们都去世的早,没人照顾我。我住的地方是平房,成排的平房组成一个个胡同,对面有一户老奶奶是个聋子,口音也分不清哪儿的,不过很清楚是南方人。

没人搭理她,说她克夫,嫁了仨老公都死翘翘了,现在孤家寡人也没个孩子出来帮衬,好在退休金充裕,每天老太太遛狗啥的锻炼身体,心态也好,身体也健康。

冒菜加盟

我时常蹲在门口和稀泥玩儿,老太太看了我非得说我是福相,特别中意我,时不时趁我妈不注意给我带点特别香的头油啊,透明的唇膏啊,铁艺小玩具啥的。

一来二去我就跟她熟了,经常去她家里坐着,我们家里那边冬天特别冷,下着大雪,老太太看外头风大就会在火灶旁边放两张凳子,架上一个圆底铁锅,煮上一锅清水,然后涮白菜帮子和大虾给我吃。

那可能是我第一次吃火锅,虽然就像清水煮菜,但是大冬天热气腾腾,在炉子旁边冒白烟的锅,还有旁边坐着的老奶奶,都让我感觉温暖。

我觉得吃火锅的时候才是在人间,有个老奶奶陪我,比我自己和稀泥好玩多了。

老太太耳朵聋,把我培养的说话字正腔圆,唇型准确,我说话不用出声她就能看得懂,而她说话也只有我能明白,我这个语言天赋也是亏了老太太的挖掘。

冒菜加盟

我妈一看老奶奶是真的喜欢我,有啥好的都可我来,也把老太太当妈妈对待,那段我家贫穷的日子里,老太太给我吃了不少我以前没见过的,我妈也没啥拿得出手的,就做饭菜请老太太来家里吃,更多的时候我都跟老奶奶俩人看电视聊天度过,我是她最信任的人。

后来有一天她突然冒出来个儿子,把她接走了。

老奶奶说过, 她不克夫。

老奶奶还说,她聋了是因为第二个丈夫家暴打的。

老奶奶说,芽儿啊,以后长大了别忘了奶奶。

2.长大了我依然爱吃火锅,每次一定点一份大白菜,恋爱了以后男朋友也知道我爱吃白菜和牛肚,每次我们去吃火锅都会吃的大汗淋漓,他一直给我夹牛肚,怕我只吃青菜营养不良。

那时候我们都是穷学生,有一家火锅味儿不错,还便宜,一顿饭价格就是80块钱左右,一个礼拜必须吃一顿。

寒冬腊月,他在公交车上为我搓着冻的通红的手,说一会就到火锅店了,吃点热乎的暖胃,车窗外飘着星点雪花,我嘴里不断分泌着口水,因为不能每天吃到,所以偶尔吃一顿让我兴奋一整天。

火锅店老板也认识我俩了,一进门笑盈盈地看着我俩,说:鸳鸯锅,白菜两盘,一份牛肚,一份菌菇拼盘,一扎玉米汁,对吧?

我们也一个劲给对方夹菜,生怕对方舍不得吃,吃不饱,吃火锅之前我还的喝点火锅汤垫底。

冒菜加盟

热呼呼一碗下去,整个人感觉头顶冒热气,舒坦。

后来男朋友没了,我自己也经常一个人去吃火锅,老板给我个特权,菜品可以点半份儿,于是每个礼拜我也会出现在火锅店一次,点一半之前的菜,不过我只吃清汤锅。

在火锅店遇到过他一次,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在给一个姑娘倒酸梅汤,告诉她这儿的牛肚不怎么样,没有羊肉好吃。

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是夏天了,很热,热到眼睛都出汗了。

3.家里的爹妈好像都差不多,啥好的都留给自己家孩子。我家那边蔬菜水果特别贵,因为地方比较贫困,消费水平不高,所以好多菜品我爸我妈都没吃过。

我家里吃火锅基本上就是一捆菠菜和一些排骨,有时候涮点豆腐皮儿,最主要的就是用火锅辣汤煮我妈切的手工面条,我一顿秃噜好几碗,只要在我妈跟前我吃东西就特别香。

一般排骨没几块,都是给我爹跟我吃的,我妈不动筷子,后来我就只吃菠菜,然后说吃饱了,把我那份就给我妈吃。

我以为我妈不知道我的小伎俩,直到有一次我吃饱了进屋去看书了,再出来倒水喝的时候,看见我妈在火锅前的水汽里红着眼睛的脸。

我那时候特想变成有钱人,给她买鱼买虾和各种贵的水果每天让我妈吃个肚圆。

后来日子过得好一些了,每年过年回家吃火锅排骨多到吃不完,我妈却养成了我跟我爸吃饱了肉她才动筷子的习惯。

我给我妈买了很多她爱吃的水果还有她没见过的好吃的,她特别高兴,可是牙不行了,好多东西咬不动,她才50岁,头发就没有几根黑的了。

去年过年回家我妈特地把头发染了,约了姑姑一家人一起热闹,吃火锅,买了上好的羊肉,特别好吃,清水煮出来一层薄薄的透亮的羊油,盛出来洒上一把香菜,温补醇香,我妈喝的满面红光,笑的眼角都是皱纹,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饱了还喝了几杯酒,我妈高兴极了,还唱了一首歌,我爸被太阳常年晒黑的脸上也堆满了幸福。

一家人和和美美,吃得饱穿的暖,还了债,住上了宽敞的楼房。

十五那天,一家三口还是吃火锅,然后我妈端出来一盘螃蟹,对我说,芽儿,妈夏天看见有卖这玩意的,估计你爱吃,给你冻了一冰箱,管饱吃啊。

我还是第一次吃火锅涮螃蟹,不经意看见我妈粗糙干裂的手一直给我夹菜,让我多吃点。

妈的,这火锅辣眼睛。火锅加盟_一个人吃火锅是什么心情?_三江舵手加盟

我朋友圈跟我近的哥们都知道我爱吃火锅,兄弟姐妹家人团聚啥的,大家坐在一起,在一浪一浪白色的水汽中推杯换盏,好不热闹。

对火锅情有独钟还是因为它的气氛,暖心,也更能衬托相思和伤心。

1.小时候我爹我妈都忙着上班,没功夫搭理我,我家老人们都去世的早,没人照顾我。我住的地方是平房,成排的平房组成一个个胡同,对面有一户老奶奶是个聋子,口音也分不清哪儿的,不过很清楚是南方人。

没人搭理她,说她克夫,嫁了仨老公都死翘翘了,现在孤家寡人也没个孩子出来帮衬,好在退休金充裕,每天老太太遛狗啥的锻炼身体,心态也好,身体也健康。

我时常蹲在门口和稀泥玩儿,老太太看了我非得说我是福相,特别中意我,时不时趁我妈不注意给我带点特别香的头油啊,透明的唇膏啊,铁艺小玩具啥的。

一来二去我就跟她熟了,经常去她家里坐着,我们家里那边冬天特别冷,下着大雪,老太太看外头风大就会在火灶旁边放两张凳子,架上一个圆底铁锅,煮上一锅清水,然后涮白菜帮子和大虾给我吃。

那可能是我第一次吃火锅,虽然就像清水煮菜,但是大冬天热气腾腾,在炉子旁边冒白烟的锅,还有旁边坐着的老奶奶,都让我感觉温暖。

我觉得吃火锅的时候才是在人间,有个老奶奶陪我,比我自己和稀泥好玩多了。

老太太耳朵聋,把我培养的说话字正腔圆,唇型准确,我说话不用出声她就能看得懂,而她说话也只有我能明白,我这个语言天赋也是亏了老太太的挖掘。

我妈一看老奶奶是真的喜欢我,有啥好的都可我来,也把老太太当妈妈对待,那段我家贫穷的日子里,老太太给我吃了不少我以前没见过的,我妈也没啥拿得出手的,就做饭菜请老太太来家里吃,更多的时候我都跟老奶奶俩人看电视聊天度过,我是她最信任的人。

后来有一天她突然冒出来个儿子,把她接走了。

老奶奶说过, 她不克夫。

老奶奶还说,她聋了是因为第二个丈夫家暴打的。

老奶奶说,芽儿啊,以后长大了别忘了奶奶。

2.长大了我依然爱吃火锅,每次一定点一份大白菜,恋爱了以后男朋友也知道我爱吃白菜和牛肚,每次我们去吃火锅都会吃的大汗淋漓,他一直给我夹牛肚,怕我只吃青菜营养不良。

那时候我们都是穷学生,有一家火锅味儿不错,还便宜,一顿饭价格就是80块钱左右,一个礼拜必须吃一顿。

寒冬腊月,他在公交车上为我搓着冻的通红的手,说一会就到火锅店了,吃点热乎的暖胃,车窗外飘着星点雪花,我嘴里不断分泌着口水,因为不能每天吃到,所以偶尔吃一顿让我兴奋一整天。

火锅店老板也认识我俩了,一进门笑盈盈地看着我俩,说:鸳鸯锅,白菜两盘,一份牛肚,一份菌菇拼盘,一扎玉米汁,对吧?

我们也一个劲给对方夹菜,生怕对方舍不得吃,吃不饱,吃火锅之前我还的喝点火锅汤垫底。

热呼呼一碗下去,整个人感觉头顶冒热气,舒坦。

后来男朋友没了,我自己也经常一个人去吃火锅,老板给我个特权,菜品可以点半份儿,于是每个礼拜我也会出现在火锅店一次,点一半之前的菜,不过我只吃清汤锅。

在火锅店遇到过他一次,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在给一个姑娘倒酸梅汤,告诉她这儿的牛肚不怎么样,没有羊肉好吃。

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是夏天了,很热,热到眼睛都出汗了。

3.家里的爹妈好像都差不多,啥好的都留给自己家孩子。我家那边蔬菜水果特别贵,因为地方比较贫困,消费水平不高,所以好多菜品我爸我妈都没吃过。

我家里吃火锅基本上就是一捆菠菜和一些排骨,有时候涮点豆腐皮儿,最主要的就是用火锅辣汤煮我妈切的手工面条,我一顿秃噜好几碗,只要在我妈跟前我吃东西就特别香。

一般排骨没几块,都是给我爹跟我吃的,我妈不动筷子,后来我就只吃菠菜,然后说吃饱了,把我那份就给我妈吃。

我以为我妈不知道我的小伎俩,直到有一次我吃饱了进屋去看书了,再出来倒水喝的时候,看见我妈在火锅前的水汽里红着眼睛的脸。

冒菜加盟

我那时候特想变成有钱人,给她买鱼买虾和各种贵的水果每天让我妈吃个肚圆。

后来日子过得好一些了,每年过年回家吃火锅排骨多到吃不完,我妈却养成了我跟我爸吃饱了肉她才动筷子的习惯。

我给我妈买了很多她爱吃的水果还有她没见过的好吃的,她特别高兴,可是牙不行了,好多东西咬不动,她才50岁,头发就没有几根黑的了。

去年过年回家我妈特地把头发染了,约了姑姑一家人一起热闹,吃火锅,买了上好的羊肉,特别好吃,清水煮出来一层薄薄的透亮的羊油,盛出来洒上一把香菜,温补醇香,我妈喝的满面红光,笑的眼角都是皱纹,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饱了还喝了几杯酒,我妈高兴极了,还唱了一首歌,我爸被太阳常年晒黑的脸上也堆满了幸福。

一家人和和美美,吃得饱穿的暖,还了债,住上了宽敞的楼房。

十五那天,一家三口还是吃火锅,然后我妈端出来一盘螃蟹,对我说,芽儿,妈夏天看见有卖这玩意的,估计你爱吃,给你冻了一冰箱,管饱吃啊。

我还是第一次吃火锅涮螃蟹,不经意看见我妈粗糙干裂的手一直给我夹菜,让我多吃点。

妈的,这火锅辣眼睛。